宏观经济:从浙江实践试点看共同富裕的市场化途径

  研究结论

  共同富裕已经成为各类宏观政策的重要考量,是理解当下资本市场变化的关键之一。浙江面积大、农村人口占比一半、发展相对均衡、改革创新意识浓烈,在用地、就业、技术进步等问题上有迫切性,被确立为示范区,来自六大领域的28 个试点未来将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标志性成果,研究这些试点的特征和做法有利于展望和探索“共同富裕”具体落地的形式。我们认为,浙江的一系列试点做法,之所以可持续、可推广,重点在于其市场化、不过度依赖行政指令的特征:

  将缩小收入差距的举措落实到人。一次分配方面,发展特色产业、行业数字化改造等举措有效强化了本地既有优势,改善了居民收入;三次分配方面,鹿城区将慈善行为与个人积分相联系,后者与公共服务如子女入学相关。

  进一步走向市场化运作的山海协作“飞地”,一些创新运营模式值得关注:

  (1)开化与绍兴滨海新区采取股份合作形式,由双方国有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开发公司,滨海新区出资比例不低于30%,实现生产后,税收分成向开化县适当倾斜,地区生产总值、工业总产值等经济指标向绍兴滨海新区倾斜;(2)杭州未来科技城在开发过程中需要大量土地指标,衢州即以土地指标换取余杭“飞地”空间;(3)宁海-景宁产业园的模式是让景宁低收入群体当上“”,在宁海县政府的支持下优选合作企业,在宁海出租厂房获得收入。

  “两山”实现生态资源向资产转化。“两山银行”即“存入”绿水青山,“取出”金山银山,旨在破解“绿水青山”与经济发展的矛盾。以安吉为例,政府对近期可供开发的闲置自然资源、宅基地、古镇等进行集中收储,由县“两山”经营公司或项目公司整合提升,形成优质自然资源资产项目包,招商引资,发展现代农业、乡村旅游等新业态。

  公共服务优质共享是省一级政策最具看点的细分领域。聚焦公共服务行业(环卫工人)无房户的宁波公租房可圈可点,经济实力与运作经验是持续性的最重要保障:(1)宁波分别居全国城市第12 位和第11 位;(2)早在2009 年宁波就已经面向环卫工人建廉租房,只是条件更为严苛;(3)公租房本身并不便宜。此外,地区的经济结构和劳动力现状是部分公共服务优质共享的根本动力。温州瓯海区在“托养一体”、“一老一小”已有长期尝试,一系列做法有两个重要推动力:(1)发展幼托、为劳动力解决后顾之忧是温州大量劳动密集型企业(且员工大多来自外省)的核心诉求,运营到晚上9:30 的幼托也应运而生;(2)政府在机制设计方面做了大量创新,很好地利用了各类主体(企业、社区、机关事业单位等)的积极性和优势。

  强化浙江数字产业的既有优势。“共同富裕现代化基本单元领域试点”不仅仅体现在硬件的智能,也蕴含在社区治理中,引入外部智力支持是重要秘诀。以萧山七彩社区为例,平台在研发和设计的过程中得到同济大学指导。

  几点启示:(1)当下是浙江全方位、多部门制定共同富裕行动方案的阶段,这些制度安排和机制设计也将成为其他省份的借鉴;(2)企业所需履行的社会责任短期抬升成本,但长期来看是吸引人才、巩固自身优势的必由之路;(3)财政方面,民生支出占比的增加是主要发力渠道,来自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的资源也将扮演重要角色。

  风险提示:疫情防控与大宗商品价格暴涨影响共同富裕试点措施的推进节奏。

(文章来源: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其他广告

宏观周报:就业好转 为何加息预期推迟?

2021-11-8 13:16:03

其他广告

9月工业企业利润数据点评:利润平稳增长但持续分化 需求仍需政策提振

2021-11-8 13:16:1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