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扼喉”铝厂及建材商 三方究竟谁在承担大宗商品涨价带来的风险?

  原材料涨价致建材商压力倍增。

  当房企步入“凛冬”时刻,正叫苦不迭之时,作为上游的建材商和铝厂也在承担着压力。近期,铝、铜等原材料上涨使得建材商的产品成本快速上升,但当建材商上调产品价格时,却发现长久以来原本作为上游的他们早已被房企“扼喉”,失去议价能力。

  建材商及铝厂是市场必不可少的参与者,可鲜少被关注。有受访者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房企改变了原有的游戏规则,“越级”沟通、商票抵工程款成为市场常态。而当出现原材料上涨等风险时,他们成为了站在最前面的“挡箭牌”。

  成本上升导致错失订单

  霍明(化名)一直密切关注大宗商品的价格。10月19日,合约沪铝2112在连续上涨多日后出现了下跌。随后,沪铝2112的价格持续下探,最终在近日维持震荡水平。11月3日,沪铝2112报收20375元/吨,涨幅为1.70%。

  相比较10月18日24820元/吨的价格,铝期货价格已经出现了回落。这表明,霍明的企业在这段时间内压力会有所缓解,材料成本不会这么高了。霍明经营的一家门窗企业专门为房企项目提供产品,而他的上游则是铝厂。

  在铝价出现大幅涨跌的这段日子,霍明的下游房企、上游铝厂以及他所在的建筑行业进入了一场博弈。“门窗的主要原材料之一就是铝,我们是向铝厂采购原材料。那原材料定价的方式就是期货铝锭的价格再加上加工费。期货上涨,也代表我们需要付出的成本增加。”霍明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涨价涨得确实比较厉害。沪铝周涨幅最高触及到7%,那传导到建筑行业,我们拿到原材料价格的涨幅更高,涨幅在20%左右。”霍明说。这20%的价格涨幅直接让霍明错失了一大订单。霍明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原本之前是和一家房企的项目谈好了,800多万。但是原材料涨得太快了,我们后来一算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赚钱,就取消订单了。”

  三方的价格战

  疑问也随之出现。铝厂、建材商、房企作为一条垂直链上的三方,一方涨价,另一方也完全可以通过涨价来对冲增加的成本。但是“涨价”在建材商这里“停止”了。“整体来看,建材商们都没有涨这么‘狠’。涨价肯定是涨了,大概在10%左右。”霍明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由于铝、铜等大宗商品在近期价格上调较快,建材商上调价格也成为普遍操作。在十一假期后,有多家水泥、玻璃、陶瓷等企业发布通知上调价格。例如华鹏陶瓷,其发布通知表示全系列产品价格上涨5%-10%。不过霍明直言,相比较来看,建筑商上调价格的幅度实际上完全对冲不了原材料涨价带来的成本和风险。

  那究竟,建材商为何不上调价格与市场同频呢?“很多人会觉得,铝厂、建材商、房企三者之间是一种垂直的关系,上游能够控制价格,议价权在上游手中。实际上,是房企掌握了几乎绝对的议价权,铝厂和建材商也在这种情况下成为了类似平级的关系。”霍明表示。

  具体而言,霍明解释称,房企手握大量住房产品,门窗等建材需求量巨大,而铝恰好也是主要材料。“很多房企订购门窗,不会直接和我们门窗建材商沟通,而是去和铝厂沟通。他们直接从铝厂下订单,且由于需求量大,压低产品单价。那我们再拿到订单,能够盈利的空间就更小了。”霍明向《华夏时报》记者描述了三方之间的业务往来流程。

  在霍明看来,房企的“越级”沟通和“精确计算铝厂盈利空间从而压低产品单价”的行为让铝厂和建材商都失去了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议价权利。“不过铝厂多数是大型企业,靠着订单数量能够获胜。但建材多数是小型企业,在这种情况下,经营压力就比较大了。”霍明说。

  房企是产业链“大玩家”

  自2021年以来,房地产行业频繁出现“负面事件”。业内认为,一方面,不断有房企出现违约事件,导致房地产资本市场信用下降。另一方面,地价、建材价格上调也在逐步压缩房企利润。最终,这些影响都传递到房企经营层面,变成了压垮房企财务的“一根稻草”。

  地价方面,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房企土地购置面积为13730万平方米,同比下降8.5%。不过,同时期内,土地成交价款为9347亿元,增长0.3%。这表明,土地单价有所上涨。而在“房住不炒”的背景下,多数城市对于有一定管控,房价上线已然明了,房企利润空间成为“明牌”。

  近期,房企开始密集披露2021年三季度报告,“增收不增利”的现象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甚至,有龙头房企,三季度同比出现大幅下滑。“行业利润率下滑已经是大势,我们的毛上半年也降了3个点左右。”一家华北房企的项目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那么,房企净利润下滑除了地价以外,是否与建材价格上涨有关?铝、铜等大宗商品的涨价效应是否会传递到房地产层面?霍明表示,他深谙原材料及建材涨价会导致建筑成本上升,但是目前尚未传导到房企层面。

  “房企给建材商和铝厂付钱并不是付现金,而是让我们垫资或者付商票。商票就是到期兑付,但是建筑工程的时间比较长,在1-1.5年左右,所以很多商票的付款期限都拉到最长时间,差不多1年才能兑付。”霍明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因此,在霍明看来,至少2021年铝等大宗商品以及建材涨价的影响还暂时不会在房企经营层面出现,这其中有一定时间差。不过,商票“苦恼”建材行业久矣。尚未兑付的商票在建材企业的报表中变为应收账款,但却存在“收不回来”的风险。

  “行业早期没有这么多花哨的付款方式,就是按工程进度付款。但是现在,大部分都是付商票。”霍明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当记者问到企业收到商票后为何不选择贴现时,霍明表示,2021年房企商票违约情况加剧,市场上的信用很弱,如果贴现损失的利息比较大,也会使得自身企业的财务成本上涨。

  而被房企“扼喉”的铝厂及建材商则对这一现象束手无策。有“防水界茅台”之称的被“暴增”的应收账款压得几乎喘不上气。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东方雨虹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129.52亿元,达到了上市以来的最高点,且公司超过5成的收入都来自赊销。10月27日,也就是发布三季报的第二天,东方雨虹股价跌停。投资者们认为,当前房企兑付商票不稳,东方雨虹资金存在风险。

  “建材商不想房企赊销,也不想要收商票,但是用什么付款我们说了不算。”霍明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在霍明看来,这种垫资以及商票付款的方式多年以来实际上早已成为房企的一种融资模式,默默为房企充裕了现金流。“我们行业认为,铝等大宗商品涨价以及建材涨价的影响也会逐级传递到房地产层面。商票和垫资是可以缓解资金压力,但终究房企还是要付款。不过,房企是有能力应对这波涨价的,行业也在调整步子。”霍明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责任编辑:DF398 原标题:房企“扼喉”铝厂及建材商,三方究竟谁在承担大宗商品涨价带来的风险?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

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关注

东方财富官网微信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其他广告

嘉实基金曲盛伟:新能源行业蕴含巨大成长空间

2021-11-8 12:23:19

其他广告

青岛西海岸:乡村全域振兴打通共同富裕路

2021-11-8 12:23:4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