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如何一步步走向成功?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以太坊的拥趸者松了一口气。作为加密货币市场第二大币种,以太坊年初以来涨超200%,流通市值占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约12%,与第三名XRP(瑞波币)拉开距离——加密货币世界里的老大比特币年内涨幅也不过近60%。尤其今年7月21日后,以太坊2周时间涨近70%,表现耀眼。QQ;1302816645

但以太坊仍被一些投资人和KOL认为价值被严重低估。过去几个月,依赖以太坊生态的DeFi项目妖币横生,相对以太坊走出了独立行情,并领涨于以太坊,以太坊在今年8月15日曾突破400USD/ETH,随后调整至今。

有一种声音认为,DeFi是第二个ICO。ICO曾将以太坊推上巅峰,但随之而来泡沫破裂,以太坊陷入内忧外患,一度从二号王座上跌落下来。

历史会不会重现?以太坊当前真的被低估了吗?

这篇文章并非要探讨ETH的升值空间,而是试图考察以太坊的生命力,以及在竞争者面前它做了哪些决定——要么剩者为王,要么赢家通吃,这就是近年来大火的“核心资产”的定义。

 

以太坊是如何崛起的?

 

 

在企业的生命周期里,度过三年上升期后就会进入高峰期或者低潮期,拼多多在成立三年后即市了,互联网新贵的涌现诠释了新的互联网速度。以太坊虽不是公司制,但也在三年这个关口迎来第一次转折。

从以太坊市值及市值占比可以看出(如下图),以太坊市值是在2017年末及2018年上半年达到巅峰,同时,以太坊市值占比峰值在2017年6月左右出现,一度逾30%。

 

 

 (数据来源:QKL123)

 

 

有一种通行的观点认为,ETH的最大需求源自是ICO狂热,按下这一潘多拉魔盒按钮的则是以太坊的智能合约标准ERC20,因此,ICO是以太坊培育出来的一种模式,而之后市场对以太坊进行重估实际上是这种模式已无以为继。

但若将时光倒拨,ICO兴起时能做智能合约的并非只有以太坊。如同今天的DeFi已非创新,当年的智能合约也不是新鲜玩意。除了比特股、NXT,还有合约币(Counterparty)、Rootstock等基于比特币网络创建资产的平台,尤其是合约币,基本复制了以太坊平台结构和智能合约处理技术,并在2016年年初一度成功打压以太坊,令以太坊一夜间下跌25%。

合约币社区主管Chris DeRose当时放言以太坊只是概念炒作,智能合约存储成本比传统数据存储更高,而且更关键的是“基于智能合约应用的银行模式与中心化数据服务器非常相似”。Chris DeRose不认为智能合约有存在必要。

2016年3月,有一则行情分析这样写道:“在以太坊狂飙的一个月时间里,主力交易所poloniex的在线用户数居然没什么波动,一直在4000~5000之间波动,也就是说根本没什么接盘侠。国内几大比特币交易所,也明确表示不上以太坊。”——即便以太坊在当时已经达到10亿美元市值,规模上已经跨入独角兽俱乐部,但比如国内火币交易所,在当时坚决表示不上架以太坊。

这点出了以太坊尴尬的处境。以太坊在智能合约领域既不具备先发优势,甚至“智能合约”在当时都不被认为是优势。事实上,以太坊第一版发布前后,市场对于以太坊未来的主要用途还很模糊,甚至将其与物联网、预测市场做关联,这主要是基于以太坊开发者平台属性进行的联想。

2015年,Vitalik在博文中写道,希望能将“密码学货币2.0”推向货币以外的领域。并且,Vitalik认为新的密码学货币要向取得成功,要么具有价值稳定的特性,要么能成为“通用网关”。同年年底,以太坊才开始提要做“世界计算机”这种说法,以太坊的意图逐渐清晰起来。

由此可以推测,能让普通人便利进行一键发币,不是以太坊的初衷。如今,初创项目要发行自己的资产,除了以太坊,也可以选择EOS、波场、波卡等公链,但ERC20依旧是主要载体,且ERC20代币总价值远远超过ETH总市值。

 

为什么还是以太坊?

 

 

知乎用户“区块链小兵”,同时也区块链结构性金融产品设计师,他认为原因是目前只有以太坊才能发行比较完善的代币,而以太坊又有较好的流动性。

拥有更好的流动性适用于当下的解释,但却不适用于解释以太坊崛起之路。

或许ICO能成为以太坊的机遇崛起有巧合因素在,没人能说得清楚ICO为什么要选择ETH,ERC20是如何脱颖而出的,以太坊较之竞争对手,在关键时节点又多做了什么。

 

智能合约的诸神之战

 

 

以太坊是ICO市场孕育出来的,并成为ICO市场成功典范之一。该项目在2014年ICO的方式募集约3.15万个比特币(当时折合美元约1800万元),成为当年最大ICO案例之一,但却是在2016年才跻身前十大加密数字货币之列,此前十大没有它的身影。

 

(2016年跻身前10,以太坊一定做了什么)

 

 

被视作ICO背后最大的主推手ERC20于2015年11月份推出。根据以太坊路线图,ERC20诞生之际正好是以太坊从第一阶段边境(Frontier )向第二阶段家园(Homestead)过渡之际,这两个版本的区别主要是协议的改进和交易速度,边境(Frontier )版以太坊事实上已经允许开放人员挖矿,并基于以太坊进行dAPP与工具软件的开发。

ERC20在后来被证明使用起来非常简单,只要15分钟就可以发行资产,可谓“一键发币”。但支持一键发币的不止有以太坊。

以太坊爱好者主编阿剑向巴比特记者表示,“我2017年加入以太坊爱好者。说起智能合约,比特币协议也可以支持智能合约,只是编程起来比较困难。我想以太坊除了编程上较为符合直觉以外,另一个因素可能是以太坊社区的心态较为开放,或者说激进,更能容纳不同的想法。”

不过事实上,比特股(BTS)在ERC20出现之前进入到2.0版本,2.0版本的比特股增添的功能包括允许用户自定义资产,即“在合规条件下,发行股票、债券及其它代币”,等同于支持在比特币网络上发行资产。

2016年5月,有一名叫“luckyjiang  水手”的用户在巴比特论坛上发布了体验贴,比较了在比特股和以太坊上创建资产的体验:“个人在比特股上创建了新资产:scishares,可以看下。比特股有些功能还是不错,只是还没有应用广泛。以太坊发布新币要懂点编程,我看了半天也发布不了,不知怎么创建。”

这就是说,在这名用户的体验中,当时以太坊发行资产的便利性不如比特股。

比特股在当时是一个极具破坏性的创新存在,先进到当时创立就是打着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旗号,这才是DeFi的鼻祖。但戏剧性的是,在ERC20推出之际,比特股的核心灵魂人物Daniel Larimer(以下简称“BM”)出走了。BM出走背后最严重的问题是开发团队资金短缺,BM甚至发不出开发人员的工资。

BM先后使用PTS挖矿和天使币(AGS)融资的方式进行自救,但PTS主要被矿工赚走了钱,而AGS捆绑的5亿增发让BM受到社区质疑。AGS其实就是众筹,出现的时间要早于以太坊ICO时间,很难说AGS后的ICO项目不是因此有感而发。

比特股理事刘嘉陵在一次采访中指出,AGS出现的时候还没有ICO这个词语,另外,同一时间出现的除了比特股,未来币(NXT)也具有发行资产功能,且支持在链内交易。但ICO仅募集21个比特币(当时折合美元6000元)的未来币和募集了3.15万个比特币的以太坊显然不是一个量级。

现在比特股和未来币已经是仙股的价格,但在2017年6月时,比特股回光返照,出现了首个峰值,涨幅高达130倍,或许是市场为比特股身为ICO先烈而致敬。

 

 (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

 

 

 

以太坊的基因与精英内核

 

 

从结果找原因,以太坊熬死早期的竞争对手,与成功的ICO、相对稳定的团队有密切关联。

这并不是全部,以太坊能够一步步树立起护城河,并在ICO热潮中迅速上升、进一步巩固地位,与其“精英气质”密不可分,这是以太坊成功的基因。

老猫在2016年时撰文指出,这正是以太坊聪明之处:“以太坊不热衷于在币圈举行活动,获得了万向集团的投资,与专业的审计公司德勤走得很近,甚至连全球最顶尖的十一家银行的R3系统也对以太坊青睐有加,这样的做法在比特币这个以‘颠覆’为主旨的货币理念中,是难以想象的。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孩子,实际上成功的机会更多。”

国内最早的以太坊开发群体兴起于台湾。沛理科技创始人陈品向巴比特记者表示,”当时周围没有太多人知道以太坊,‘Taipei Ethereum Meetup’是一个非常小的团体,会定期举办社群聚会,我认为这对当时的区块链应用开发与技术研究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2015年7月,以太坊第一个版本“边境”发布了,时任以太坊COO的Steven Tual表示该版本虽然是公开的,但只适合专业人士使用。而同年,巴克莱银行向以太坊伸出了橄榄枝,准备尝试在边境版平台上建立区块链应用。

无从得知以太坊如何争取到巴莱克的青睐,如同大家都知道金融资讯服务商Bloomberg在获得了第一个大客户美林证券的订单后,才有了现在的金融资讯巨头Bloomberg,却没人知道这笔大订单具体的获得过程、对象为什么是美林证券。

考察以太坊创始团队的背景,大多并非草根出身,其中,以太坊联合创始人兼ConsenSys创始人Joseph Lubin曾担任高盛私人财富管理技术部副总裁。

以太坊团队经过努力和线下布道,双线并进。一方面,以太坊敲开了华尔街的大门,吸引了包括高盛和摩根大通等顶尖投行的关注与参与,特别是以太坊的第二个版本“家园”于2016年及时到来;另一方面,以太坊也吸引着世界计算机巨头,比如与微软有密切的合作,在2016年3月30日微软的开发者大会上,微软宣布与ConsenSys进行合作,为300万开发者提供以太坊区块链。

嗅觉敏锐的风险基金是最早感知这一变化的市场参与者,一些原先专注比特币和比特币创业项目的风投公司在2015年末后开始纷纷转投以太坊创业公司,如DCG,Boost VC等。Boost VC曾对外解释,转投原因是以太坊开发者有着清晰的领导团队,而它所投资的一些公司考虑到以太坊的便捷性和强大的工具包,正在开始使用以太坊区块链。

 

破晓前的哨声

 

 

ICO热潮来临前,以太坊遭遇了第一个重大危机,考验了以太坊盟友阵营的牢固程度:2016年年中发生了臭名昭著的The DAO事件,令以太坊分裂成了ETC(以太坊经典)和ETH(现在的以太坊),Vitalik团队所承认的是ETH。

虽然以太坊用分裂的方式解决了当时困扰加密货币圈的分叉问题,但在当时的加密货币爱好者圈看来以太坊陷入了信任危机,许多比特币开发者在公开场合发言称以太坊的决定不仅永久了改变了其平台的价值主张,而且可能对区块链宣传产生一些负面影响。

不过,以太坊的盟友阵营并非如此就容易击碎,德勤、微软等公司与以太坊的合作并没有终止,Coinbase则力挺ETH,尽管这一举措让Coinbase遭到了嘲讽。

以太坊完成分裂当天,ETH即重回10亿美元,但却让ETH陷入10亿美元魔咒中:此后将近9个月的时间里(2016年7月20日-2017年2月1日),以太坊市值围绕10亿美元上下波动,几乎没有起色,而同一时期,比特币总市值由105.31亿USD升至154.77亿USD,涨幅为46.97%。

不过,在2017年的2月份后,以太坊开始一肉眼可察的速度起飞。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2017年3月13日,ETH总市值首次突破20亿美元,摆脱了“10亿美元”的魔咒,聚变发生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吹响第一声口哨是以太坊盟军。2017年3月1日,摩根大通、微软、英特尔等知名企业组成了以太坊联盟(EEA),恰好完美地覆盖了以太坊在2017年3月的上涨区间。

ICO热潮中使用了ETH募资继续推动ETH价格走上巅峰。ICO对ETH的需求主要来自两种层面,一种是发行ERC20代币的项目,将运行在以太坊网络上,为以太坊支付GAS费;另一种层面是ICO项目直接募集ETH。

发行ERC20显然不是直接原因,因为ICO在2016年8月进入升温通道,迁移已经出现,但ETH的价格仍在冰河期,而同一时期,项目众筹主要是为了获取BTC,包括国内第一例大型ICO。

无法得知ICO项目募资何时开始转向ETH,EOS的出现是个标志性事件。2017年6月底,计划耗时一年、史上最大型ICO项目EOS横空出世(最终募集40亿美元),巧合的是,EOS出现的时候,ETH的市值占比正好临近巅峰(以太坊流通值在6个月后达到峰值),而EOS募资结束的时间是2018年熊市序曲响起之时。

此外,这一轮行情中,以太坊版本的大迭代也在进行中,行情起飞与版本大迭代再一次“同步”。2016年3月,以太坊发布“家园”版本,其市值达到10亿美元,而2017年3月底,以太坊联合创始人Hudson Jameson表示以太坊第三个版本大都会(Metropolis)发布在即,以太坊市值突破20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按照规划,大都会版本需实现智能合约自动结算、共识机制由POW转向POS是当年要完成的首要目标(虽然这个目标今年还在实现中)等目标,而智能合约将更注重交易的速度和稳定性,这些改进环环相扣,为“全球金融结算中心”预设伏笔。

“ICO 链上去中心化募资概念的提出,透过智能合约以程式逻辑规范募资规则被社群普遍认为是一种更加安全且值得信赖的手段。”陈品表示。

2017年下半年,ICO进入红海,加上监管层的神助力,通过发布政策发令的形式让ICO走进大众视野,加密货币市场进入“万链齐发”状态。区别于其他的竞争公链,以太坊的护城河已经形成。

“以太坊拥有成熟的开发生态和全球最多核心协议开发者,沉淀价值也远超其他公链。我认为以太坊要其他公链更值得信赖,在不可能三角中以太坊选择了去中心化和安全性,虽然处理交易的速度并不高,但是口碑最好、最让人信任,而且很多知名Dapp也选择建立在以太坊上。”一位2018年开始做以太坊开发的技术人员向巴比特记者表示。

由于越来越的项目支持ETH募资,以太坊的代币ETH实质上成为了可与BTC较量的加密硬通货。如今,ICO从形式上消亡了,ETH作为硬通货的先决条件随之消失,ETH总市值较ICO热潮时期的巅峰已经下跌近70%。但以太坊的护城河依旧牢固。

从塌缩的质疑中走出来,以太坊今年重新焕发,不断创新高,总市值接近于2018年年中水平,但与BTC类似,增速陷入滞缓。

EOS没能重挫的以太坊是否会被DOT波卡拉下王座?DeFi会严重反噬以太坊吗?以太坊树立起的护城河是否仍有优势?开发者们已经开始迁移了吗?

我们会在下一篇文章中继续探讨。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4097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未经原作者授权,请勿转载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
本文标题:以太坊如何一步步走向成功?
本文链接:https://mzh1.com/3541.html

作者相关文章

人已赞赏
区块链

COMP与LINK指标分析,短期走势或将艰难

2020-8-29 10:55:20

区块链

2020年最火爆的区块链数字货币——《Pi币》

2020-8-29 11:07:5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